倾酒相祭

真三郭荀、逊瑜
秦时非良、羽兰
农药亮瑜
全职主修伞、江周、肖戴、喻黄
老九门启红
其余CP一大堆x

【亮瑜】背德者·上 [R18/私设/ABO]

王室内斗。AO兄弟年下。三观不正乱伦OOC。不适者慎入。

【背德者·上】


晚云渐收,淡天琉璃盛皓色,澄澈倾尽。尘烟香一缕魂牵帘影,烈酒惊梦如临哗胥。秦云楚雨,颠倒鸾凤,风姿痴缠未肯歇。

黑纱遮住了风流凤目,惟有模糊虚影摇曳视线。他感觉到颈上胡乱交织着湿和的痕迹,一直沿至腰际,不禁意间漏出的呢喃轻吟竟是勾人神思,摇人魂魄,道尽了缠绵悱恻。双唇贴合,犹如流霞倾尽,泼散开甜腻和醺醉。

“王兄。”诸葛亮伏在周瑜耳侧,飘然的字句像是情人间的昵语,又暗藏刺骨刀锋,“父王总夸您天资聪颖深谙兵法,如今看来,父王并未说错。”

“父王若知道您这美人计竟熟练到这般地步,恐怕也得拍案叫绝。”

诸葛亮说得云淡风轻,俊逸眉眼里却刻满了不屑。

和兄长翻云覆雨真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荒诞的事情。

身下的人只是冷声轻笑,即便是处在情迷意乱时依旧高傲得如同冰山之巅的华莲:“父王若知道你做这等苟且之事,怕是得对你刮目相看。”

“承王兄吉言,我们彼此彼此。”




诸葛亮第一次真正注意到他那被人捧上天的兄长是在十三岁那年。他虽成长在帝王之家,却没有半分野心,平日里吟诗作对,实在无聊了就看看他的那些兄长们明争暗斗乐呵乐呵。他不屑于宫廷小把戏,也无心于乱七八糟的政事,因此他的兄长们对他也算有几分好脸色。

俗物。

这两个字本是诸葛亮对周围所有人的看法。

那晚他想着去园内转转,却不想意外捕捉到了音律的残尾。这园内向来冷清,也不知何人在此吟风弄月。诸葛亮小心翼翼闪到树后,不动声色查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
钿筝声声尽显风雅,风流款款日下无双。

抬眸一眼月光葳蕤,眉宇温蹙可堪神醉。身似瑶林琼枝木,面如明玉沧海珠。俯仰谈笑,顾盼纵横。笑语拨心弦,姿容撼浮生。

周瑜。

诸葛亮差点喊出这个名字。

他看到他的兄长身边站着个英挺公子,两人不知说了些什么,那公子脊骨前倾覆上了周瑜的唇。不过他兄长一看就知道是个面子薄的人,仰面由着人乱来一会儿后在那人耳边低语一番便携手离开了。

他自然能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

令他惊诧的倒不是这私密的恋情,而是他嗅到了空气中属于Omega的淡香。刹那间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,笑着捻了朵梅折进袖中,回首扫了眼方才二人停留的地方,一步步踱进了屋中。

之后的七年里他们几乎没说过什么话,他的王兄依旧是鲜衣怒马,驰骋沙场,虽然看上去不涉权斗之事,可诸葛亮看得见那人眼底锁住的巨浪滔天。

实在是有趣极了。

“听说李大人昨夜里暴毙身亡。”鎏曦缕缕穿过叶隙落于案上,诸葛亮摩挲着手中的棋子,抬眸看了眼他那凯旋的王兄,顿了顿又言,“王兄这盘棋下得真是好。”

周瑜显然听出了他这两句话之间的关联,他这个弟弟看上去与世无争,实则暗中算计多次将其他几个兄弟搅得鸡犬不宁。若说他周瑜现在最大的敌人,莫过于这个小他六岁的弟弟。

周瑜不打算兜多大圈子,便顺着他的话隐晦承认了:“还是你精通棋艺,怕是他人尚不足以看出这盘棋的玄妙之处。”

诸葛亮翘唇微挑俊眉,目光游移棋盘,惋惜地摇了摇头:“这话是不错,只可惜。”

衣袖微弋,眉目掩绪,唇齿启合。

“将军。”

伴随着温润尾音的骤收,雪松淡薄的清香猝然蔓延,紧捏的棋子因虚化的气力掉落在案上,碰撞出清脆的响声。周瑜紧压住起伏不定的胸口,扶袖欲离开这个人的目光。

他怎么也想不到。他的发情期提前了。

在这个时候,在他最大的威胁面前。



卡H。
TBC

评论(9)

热度(17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