倾酒相祭

真三郭荀、逊瑜
秦时非良、羽兰
农药亮瑜
全职主修伞、江周、肖戴、喻黄
老九门启红
其余CP一大堆x

【亮瑜/白瑜】风花雪月【上】

白瑜有毒。

架空古风部分政斗HE。
人物OOC请不要参照任何历史谢谢啦。

【风花雪月】

【壹】
周瑜初次见到李家小儿时,那孩子仅有八岁。天真无邪的年龄,大大方方地盯着他,乌黑瞳孔内浮动着大片明媚,恰似花蕊之上熹光凝结的玉珠。

“你可是太白?”周瑜弯下脊骨,素指浅浅勾过李白的鼻翼,入画眉目间似有春水流淌,是一点点渗入肌骨的温柔。

李白点点头,鼻尖传来的温热令他极为心安。他曾听很多人提过面前的这个人——江门之子,纵横沙场屡立战功,亦怀鬼才深谙政务,既可挥得血中剑又能抚得天上曲。他本以为这个人应是满身锋芒傲气,却不想竟如此温润儒雅,令他一时间竟有些恍惚。

周瑜许是猜出了他的想法,低眉轻笑一声,从袖中捻出糖块放到他的手心,玄眸内掠过几丝狡黠:“我瞧着你也不喜欢看他们吃酒,便劫了个年纪轻的小厮偷了些甜味儿给你。”

李白被他逗得直乐,大大方方往嘴里送,那模样看上去甚是可爱。周瑜当即心就软了几分,捏了捏他圆滚滚的小脸蛋。周瑜记得他母亲常说他小时候也是这般圆滚滚一团,每每父亲一变脸色,看到他那张圆脸蛋堆满委屈之色便会硬生生吞下怒火,只训上一两句便作罢。

可惜这招他还没用腻,他的父亲就去世了。

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扯上几句,李白却看到不远处走过一个锦衣玉缎的小公子。李白认识他,诸葛家的独子诸葛亮,大他四岁。李白对他并不十分喜欢,诸葛家的孩子老成得很,从头到脚都是掩不住的书墨气儿。

诸葛亮只淡睨一眼这两人,李白趁此瞧了瞧他的模样,虽说两人年龄相仿,可诸葛亮已不似他那般青涩,秀眉尖鄂唇似含朱,已是个俊俏少年郎的模样。

周瑜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诸葛亮。那孩子挺直了腰板不卑不亢地应下周瑜的目光,锦靴缓抬款款而至,冲周瑜简单行了个礼,又转过身看了看李白不亲不疏地唤了声太白。

“你们且在这谈着,我先告辞了。”周瑜夹在两个孩子中间实在有些尴尬,索性轻拍了拍李白的肩,刚欲离开似是想起了什么又折了回来笑问道,“你可有甚么喜爱之物?”

李白摸了摸鼻尖,睫羽微颤三两下:“我想听你弹曲。”

伫立在一侧的诸葛亮稍稍蹙眉,明显知道这话说得有些唐突。周瑜微怔须臾,和颜悦色问他:“你想听什么?”

李白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寻来侍女搬来房中的琴。

“这可是'绿绮'?”周瑜挑了挑眉,“这么说,你是要我抚一曲《凤求凰》?”

李白点了点头,方才他不说是怕周瑜拒绝,如今琴都架上了,周瑜无论如何都很难不应他。诸葛亮看破了他的小心思,只温温和和道:“昔日司马相如以一曲凤求凰情挑卓文君,此等乐曲怕是不合今日之仪。”

李白闷闷看他一眼,显然觉得对方在和他作对。

周瑜一斥宽袖,含笑眉目间尽是风流涌动:“无妨。”说罢,高坐亭中,鸦羽微垂,片刻之后便是修指动弦,仙音流泻。

有一美人兮,见之不忘。
一日不见兮,思之如狂。

李白把目光凝在他身上,仿佛天地间只有这一弯潋滟。


【貳】
诸葛亮刚及束发之年就遭遇了灾祸。

他身为右相独子竟在买字画时被歹人给劫了。也不知是哪般不要命的贼人,一路将他绑至山头,得意洋洋给他父亲传了话,索要万两黄金。诸葛亮自然知道这并非简单的劫财,而他也并非武功全无的文人墨客,单是解决这些个杂碎还是不成问题的。

他在等。

等真正的政治目的浮出水面。

诸葛亮冷眼看那帮小贼做着青天白日梦,一时间不知道这群家伙是可恨还是可怜。出乎他意料的是,这些人竟平安拿到钱财,还绑了个人回来。那人一袭红衣身形修长,墨发以绛带半绾,虽还未看清相貌,但估计是个难得的美人儿。

等到那美人儿回过头时,诸葛亮止不住抽搐嘴角。

周瑜。

其实他们关系并不好,周家为最得宠的淮王殿下明争暗斗,诸葛家却替平庸而义的太子殿下分忧解难,这也导致如今周瑜见了他也仅是礼仪性地点点头便再无其他。可为什么———

那人感觉到他的疑惑,慵散地向他挑来一个眼神,霎时风华百转,着实惊艳到骨子里。 然而刹那间那双眸却凝成了寒霜,腕部的绳骤然散落,那双砍断无数生命,抚过金戈风沙的右手狠狠扼住身后一人的脖子,疾迅夺走他手里的铁剑,剑光一线寒芒刺入,一颗颗鲜红滚落衣袍却并未留痕。他摹地回眸一瞥,薄唇上翘似是溶了弯弯婵娟。

诸葛亮终于知道为什么周瑜今天偏偏穿了一袭红衣。

周围的几个歹匪反应极快,举着长枪冲向诸葛亮。周瑜却步,锦履点地步步似生花,一把环抱住诸葛亮的腰,少年一时没反应过来直接跌入了他的怀抱,冰凉薄唇贴于白玉般的颈部,实在很难不令人心猿意马。周瑜稍抬手腕反握剑柄,阴风破窗间贴着其中一人的背脊轻步旋身,将一圈锋芒钉入头颅再倏忽一遒臂凛然切过。齿尖抵唇乍一嗤笑,鸦睫垂垂笼覆浅影,未待血珠落尽,那剑尖便再度破气而出嵌入肌肤剜出艳色桃夭。

攻式百般唯留空影,如重梦交叠,似虚花错落,光渗殷红,剑透新尸,衬得那人面容愈发明艳。诸葛亮静静看他,那个人的动作好似墨客欣然染瀚,潇洒恣意,风流无双。

这些人于周瑜而言自然不算什么,周瑜抹去溅在眉心的一滴鲜血,堪堪松开了诸葛亮。可诸葛亮却抬晴冷静问他:“你想掩饰什么呢?”

没有问你为什么来,没有问为什么要救我,而是绕过了所有的表层原因,一针见血。

周瑜低头看他,那少年的眸子本藏了万千星瀚,可如今却似有北方的朔风吹散那灿光,仅使留下冷漠与寒意。

“你多虑了。”周瑜回应了他的目光,没有任何躲闪的意味,“如果你偏要觉得这是贼喊捉贼,那我也没什么办法。”

诸葛亮似是释然一笑,他极为聪睿自然也能摸出几分虚实,但他并没有继续纠缠这个问题,而是低声道:“你猜我可相信你?”

“信。”

“那你可信我?”

周瑜被问得莫名其妙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诸葛亮负手于后,声音清朗:“我说我欢喜你,你可信否?”

周瑜一怔,显然觉得这孩子是在拿他打趣道也不在意,勾翘的唇畔飘开清风缕缕,:

“自然也是信的。”

———TBC———

评论(18)

热度(1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