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山雨

p大/原耽/琅琊榜/王者/真三/国娱。
安安静静写文,不定时更新。

【言许】清欢

*李泽言x许墨
*无脑甜微r18
*ooc慎入
*有第二人称出没,有微白起x你
*新年快乐!

【清欢】

—今晚可以借点时间给我,让我陪你看电影吗。

李泽言捧着咖啡,面无表情地探头看了一眼许墨的手机屏幕,那双修长精致的手昨晚还沾染着彼此的痕迹,现在却跃动在按键上拼凑出暧昧的信号。

许墨乍一回头,只看见李泽言微蹙眉峦,眸光凛凛地注视着他,阖为一线的唇缝微微启开又疾迅闭合,一副欲说还休的样子。

“今晚公司有点事,我就不回来了。”李泽言稍抬下颚,语转锋锐,凉意充溢的语调似是拢聚了十二月的寒霜,最后还不忘扔掷几声零碎的冷哼。

些许惊诧掠过许墨的眼底却又转瞬即逝,李泽言捕捉到他细微的表情变化,顿时内心畅快了不少。

“好的我知道了,正好我今晚也有点事。”许墨垂眸看了眼回信,眉角染上温雅笑意,似是全然不在意李泽言语气里的不满,直接起身提起衣架上的外套穿在身上,一系列的动作堪称娴熟流畅。

然后,他就走了。

就走了。

走了。

李泽言冷眼喝下最后一口咖啡,在通讯里找到魏谦的名字,阴霾铺满眼底:“通知所有电影院,今晚所有场次全部取消,赔偿由我负责,一旦看见许墨立刻绑来见我。”

不行,他得看看许墨大半夜约女孩子看电影到底存的什么心思,万一——。

李泽言的脑海里蹦出两个大字。

出轨。

于是他沉吟片刻最终还是放弃了刚才那个决定:“查查许墨今晚在哪个电影院以及具体的时间和电影信息。”

李泽言大概一辈子都没想到,终有一天他会成为一个跟踪狂,终有一天他会来到电影院,终有一天他会一个人看小清新的爱情片。

一天之内,李泽言的历史彻底翻新。

“看见没,我就说了让一个人吃醋是最好的引诱。”你得意洋洋地看了看偷偷闷坐在后排的李泽言,捂唇凑在许墨耳边笑道,“不过你怎么有胆子挑衅他的?”

许墨一挑朗眉若有所悟,回头晏晏瞥了一眼,随后鸦羽低蜷似笑非笑:“恃爱而骄。”

呵。男人。

“你对白起也这样么,”许墨堪堪转过身正对着电影屏幕,“计划通小姐?”

你一摆手,大言不惭道:“我才舍不得呢。”

许墨好心地没有揭穿你,伸指将你面颊上碎发撩至耳后,眸内清辉拂撒,声如珠玉琳琅:“今天的事情还请保密哦。”

你一笑颔之,颇有江湖儿女的豪义。

李泽言看着你们交头耳语,这才明白自己的忍耐心是有多差。

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他使用了EVOL。

李泽言缓步走下台阶,一点点逼近许墨,那个人依旧保持着上一秒的笑容,那种总能在不经意间把人撩拨得心神皆乱的该死的表情。

李泽言低头吻他,恨不能将他化成自己骨血的一部分。

他喜欢和许墨接吻。

如有濡软细雨转于齿关,又似融含了清浅水月,仿佛一脚滑进了瑶池,一步踏上了仙境。

时间重新流动的那一刻,李泽言搂紧了他,哪怕周围一片惊声响起。

许墨抬眸莞尔,双臂抬起虚搂住李泽言的脖子,两人四目相融,气息相抵,他们都没有喝酒,却都已觉得神酣魂醉,只要稍不留神,就会堕入阿佛洛狄忒的海洋里。

“我现在很想吻你。”许墨飘然的尾音笼在李泽言耳侧,狠狠撩拨了一把李泽言的神经。

李泽言钳制住他的手腕将他从座位上拉起,目光无波声音无澜:“回家。”

你无声而悲悯地冲许墨伸出了双手,最后痛心疾首地按住了胸口,等到两人走后,赶紧开开心心地掏出手机点开白起的头像。

“快来接我回家吧——我晚餐都做好了哦。”

另一边的李泽言和许墨却沉默了一路。

像是靠近火源的烟花,虽尚未有什么变化却一触即燃。

在房门打开的那一刻,他们拥吻在一起,每一次唇齿的交融都如飓风般卷扫腔内所有的气息,像是北方倨傲的野狼疯狂争夺着唯一的猎物,又似是地狱的恶祟争相恐后爬上极乐之境。

迫不及待,情欲难耐。

“许墨,这是最后一次。”李泽言揽着他的腰欺身压到墙面上,晦明不定的目光晦明不定烙在许墨的眉目间。他冷言威胁,既愠怒又无奈。

许墨咬开李泽言松垮的纽扣,情爱浇注的薄唇似是衔了一萼红棠:“鉴于上次那个女演员找你这件事对我的心情产生负面影响,所以现在一比一我们扯平了。”

“你怎么那么幼稚。”李泽言毫不留情地咬了他的指尖,看着那白皙的皮肤上渗出点点红绡。

窗外浩穹交错疏星落影,泼开的月华被绚烂烟花映成飞流的丹彩,一缕湫风缭绕在鼻息之间,压下了些许火热。

许墨注视着天花板,缓缓道:“因为我爱你。”

“因为我不想让任何人接近你。”

“因为我只想让你活在我的目光,在你的身上盖满我的印记,让你从身到心都臣服于我一个人。”

“李泽言,我甚至想软禁……”

他还没说完,就因小腹处温和的抚摸酥麻得掐断了尾音。李泽言缄默不语,手指探向他最隐秘的地方,低笑道:“那许教授就用这儿软禁我吧。”

李泽言骤然抬手,用力扣住许墨的手腕强硬上掰压至床上,两指舒张成弧钳其下颌又稍稍抬起,迫使他完全展露出脖颈优美的曲线:“我现在想和你做到明年。”

“悉听尊便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OOC直播现场:

许墨想着刚开始做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,就算做到明年也不过十几分钟的事。

李泽言答应他十二点就结束那就一定会言而有信。

结果李泽言在十一点五十九分时使用了EVOL。

结果时间停止了。

结果许墨起不来了。

评论(25)

热度(47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