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山雨

p大/原耽/琅琊榜/王者/真三/国娱。
没有剧情,灵魂车手。

【All许】骤雨将至[引]

*长篇正剧向。游戏背景+私设如山。
*all许向主言许,辅起许,微周许。
*私设撩撩有两种EVOL
*有部分成人向剧情。
*脑洞走链接:http://yx19991230.lofter.com/post/1d4db25d_11f4c3e6

【引】

人由时间衍生,产出无数片段化的子体,最后不断重叠,成为具象化的完整个体。
让时间维度崩坏,让空间规则塌陷,我们便可以相遇。
在猩甜美好的角斗场。

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摘自精神病科15号床病人的日记

湫风颓凉,枯草断根,落红匍匐窗棂,又被冷温气流斩毁腰肢。整座城市像是寒流中的微草,低声下气窃取着星点温暖,苟延残喘地挣扎在凛冬之季。

李泽言的照片在烈火里燃成灰烬,许墨的脸隐匿在火光里,说不出有何波澜。

“你疯了。”年轻的警官瘫坐在水泥地上,苍白的十指高高蜷挂,手腕和脚踝处的铁链血迹斑斑。他气息虚浮,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仿佛倾尽了所有力气。

在这种涩冷之地待得过久,白起感觉整个头皮都凝固了,唯有时不时刺入肌骨的针尖才勉强让他相信,他还存活在这个世上。

许墨摘下手套,饶有意趣地侧目乜视。他薄唇勾翘,齿间流出的笑音轻而淡,所淌之处似有幽兰暗生。纵使眉心剜去的地方被污血染成了朱砂,水月化毫也勾不出他睫羽间噬魂的温雅。

就是这样的人,他一边爱怜地看着囚笼里的金丝雀癫狂挣扎,欣赏般注视着被死亡咬蚀的优雅身躯,一边把打开笼子的钥匙踩成了碎末。

许墨举起棋盘一步步逼近白起,两指夹起黑王黑后似笑非笑地挲过他被锁链桎梏的手腕。

“一将功成万骨枯。”

许墨骤然倾倒棋盘,白棋黑棋在白起的目光中迅速坠落,最后重重撞击在水泥板上。

他起身冷眼睥睨,平伸右掌将仅剩的黑王黑后在白起眼前虚晃,最后一阖五指将两枚棋子牢牢握在了掌心。

“你们同归于尽。”

他顿了顿,绛眸里温光闪烁,语气里却是寒流涌过。

“而我获得新生。”

评论(19)

热度(2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