倾酒相祭

真三郭荀、逊瑜
秦时非良、羽兰
农药亮瑜
全职主修伞、江周、肖戴、喻黄
老九门启红
其余CP一大堆x

【亮瑜】恰似故人归[短完/私设]

我也不知道想表达啥。
突然的脑洞。
在发那种鬼畜抖S前换个文艺点的亮亮玩玩。
流水账OOC渣文笔。

【恰似故人归】

江南向来多雨。

诸葛亮捧着刚煮好的茶递在唇边轻呵了口气,两指夹着长袖脖颈微抬将那缕缕清幽送至喉间。自味蕾蔓延的温暖顺着经络淌过五脏六腑,又在心头漾开淡然的微喜。濡软细雨柔转飞檐,缱绻低吟,顺延瓦缝飘开朵朵晶色。飞絮濛濛,乱了寂岑闲阶,花痕浅漏,怯怯清光悄然匍匐,最终凝结成珠落下一滴灿然。

不远处有人款款而至,似是烟雨朦胧中晕染开的一笔浓墨,可那红袂翩跹,又如赤蝶流转艳丽了淡色庭轩。待走近那半开的门,那人才提了提步子稍稍甩去靴上的雨水,口中流出几个温润动听的单音节,缓缓合上了那把赤色油纸伞。他抬头看了眼木牌,扶袖拨开珠帘。

檐铃轻响。

诸葛亮垂眸瞥了眼案上尚未完成的丹青,浅叹一声搁毫抬起了目光。

来者是位年轻的公子。虽面色苍白却是难掩风流姿容,五官精致似藏秀丽山河,红衣翩跹处又携了抹闲庭疏香,偏偏那双眼角微翘的凤目中泡了潭毫无生气的死水,瞳色暗淡,目光所及处尽是苍然与荒芜。

似有什么如蜻蜓点水一般掠过心湖,却又立刻失了尾迹。

“公子何事到访?”诸葛亮朝身边的书童微微颔首让他去泡茶,又在唇边卷了抹笑意,单臂前伸示意那人坐下,却见那人拱手行了礼,墨色长发顺着面颊滑落肩头遮住了睫影,苍白薄唇微动:“叨扰先生,深表歉意。”

“无妨。”诸葛亮打量着他,“公子请坐,有什么话我们慢慢谈。”

他递给那人一杯温茶,与人对面而坐。

“还不知如何称呼公子。”诸葛亮云淡风轻道,杯中的清茶微漾,他紧抿双唇默然放下,暗暗压住了发颤的手指。

有风悄步进入,打落了袅袅雾气。

“姓周,单名一个瑜字。”周瑜缓言,“已然是荒野孤魂,尘世的名字怕是已经不重要了罢。”

诸葛亮淡睨了眼周瑜,又匆匆收回了目光:“公子为何还在尘世游离,怎未投胎?”

周瑜叹了口气,双目半阖:“情劫未解。”

诸葛亮的眸光微闪,缄默不语。周瑜接着说道:“不瞒先生,这百年来我一直游离人间不得再世为人。前日恰逢高人,让我来找先生。”

诸葛亮颔首,回以一个淡薄的尾音,转身踱步到书架旁,纤长的手指顺着古黄色的书脊一路摩挲,最终停留在其中的一本,他微怔片刻随后轻轻将那本取了出来。周瑜凑近他身边,看着他一页页翻开,像有什么即将破茧而出却又挣不脱束缚。

在泛黄的书页里,周瑜看到了无数个自己。

无数个细节拼凑出来的人生。

“这旁边的人儿倒与先生有八分像。”周瑜细量片刻后终于开了口,“这人与我可有什么关系?”

诸葛亮笑着摇了摇头:“人生过客,不足挂心。”

“如若周公子对这前尘往事再无牵挂,那么亮某便为你作法助你早日投身为人。”

这种事情诸葛亮做过无数次,他沉静心湖手掌华光盘踞,五指微张缓缓旋绕,听得人低声呢喃,再度相视时那人已是半虚了身子。

“还有一事相求。”

“我想知道,让我百年情劫难解的人,究竟是谁。”

周瑜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迷恋着什么,可总有种莫名的情绪促使他开口,促使他再度陷入前世的种种。

诸葛亮无语凝噎,而最后他的笑容还是顺沿唇缝蔓延。

像是从回忆的染坊里湿漉漉捻出的一缕。

无奈的,苍凉的,又是温柔的。

他的指尖在那逐渐淡化的手掌上轻轻移动,多少年的缘劫交错都化作剪不断的绵绵愁绪。

恰似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。

红尘紫陌,人被七情六欲支配,为贪为嗔为痴,因爱因欲因离,演尽了万种悲欢分合,尝遍了百味酸痛,最后在支离破碎的回忆里甘之如饴。

一个人的孤守叫痛楚,两个人的苦缠叫劫数。

他是这样,周瑜也是这样。

前世的骄傲与错过最终成为百年后沉重的枷锁。

诸葛亮不清楚自己在那人掌心写下“诸葛亮”三个字时到底怀揣着怎样一份情绪,可当他抬头看见那薄唇启合轻念出那三个字时,终是满目怆然。他收敛情绪沉眸不言,却听得轻若鸿羽的两个字从人唇齿间流溢。

孔明。

他猝然抬首,却是凉风洊至,归沉寂寂。

无论周瑜最后有没有想起,一切都结束了。

自此高山流水无人赏,长风冷月多扰梦。

经年以后,萧然南顾,沉泪作墨洒为书。杯酒敬故人,回梦当年初晤时。

看你眉目聚流光,风姿书疏狂,只道一句:

“江东周瑜,周公瑾。”

少年鲜衣,风华绝代。


———END———


文艺点的写到肝疼。

果然还是开车比较容易。

写完这篇又可以收拾收拾炖点荤的了。

评论(6)

热度(48)